Fenrir

A monster of my own creation.

挺简单的一事儿,没啥好解释的。回忆录刚开始写的时候成天嘴里无意识地念着“爸爸爸爸”,有点瘆人,但其实是因为心上有很多关于父亲家的事要写。写回忆录的时候发现自己缺了点父爱,就记下来了,哪知道要回家了,反倒焦躁不安,因为不想见爸爸,因为在生闷气。这两个星期天天想着有个像住家爸一样的父亲是什么样,比我大一半的手,可以当大衣穿的衬衫,盘子里的东西比我的多一倍,去葬礼让我和他们坐在一起,因为“我是他家的孩子”。三年前妈让我原谅爸,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她要道歉,因为并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感觉。大概是大姨妈来了,这些事全想起来了,不禁潸然。

黑狗好久不作怪,解决一个问题又来一个,不省心。

前天梦见拼了命也要救我的陌生先生,开心

昨天晚上也是往常一样梦些稀里糊涂的东西,醒过来就懒的记住任其消失的那种,不过确实是记得梦见了老哥。很短暂,一晃眼,一个镜头那种擦肩而过,印象深刻的是就算是做梦我也下意识的过敏一样把视线转到一边。

刚才打开备忘录记下明天出门要带的东西,看见以前自己记录的关于老哥的梦,发现不是拼命解释以前的事情就是神经过敏一样躲,心神不宁。

“狭路相逢我吓到脚颤了一下 和他多隔开了几厘米 他好像注意到了 但是我们没说什么”
“[初中同学]笑着和我说 你不是对那xxx过敏吗”

明明醒着都不会感觉到什么,理智的时候把自己一层一层扒开也没发现什么,但是一做梦就会反应过激。当初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却扎根这么深。怪哉。

优秀插花作品鉴赏

以前写点东西 把黑狗拽出来薅一把毛就可以了 虽说老狗咬着挺疼的 但也能逼逼很久 现在和老狗和解了 写点往事反而跟切自己似的 从胸口开始往下切 还没开膛破肚就难受得停手 想想这不自己找不快吗 不写好了 可这是作业 也真是头疼了

My mind fled to its warmest corner, where the corpse of my memory with that boy radiated its last heat. Fermented in sleep deprivation, that same old despair and my empty love bred a shadow-like monster which would dog me for the rest of my teenage years, and that book stopped it. Merely looking at its cover made my blood freeze, but that shadow, with its muzzle breathing on my heels, also froze with it. That almost never happened.

我做到了!我终于能把这件事表达出来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又是一个人生里程碑!

今天份的随便叽叽

鉴于其他社交媒体上全是身边的人,所以就把这些牢骚话放在lofter上。我很珍视的友人A和她很珍视的友人B闹冷战,原因是A昨天说了句“我和C(另一位友人)说一下[明天的日程?]” 然后B就觉得A不在意她,qq上不回消息,学校见面打招呼竟然都不理的(瑟瑟发抖呢)。
A这边可是急的头疼脑胀睡不着觉,到了学校还在拉着我唧唧怎么办怎么办要死了嘤嘤嘤。下面是对话节选:

A:“B和C一闹脾气我的精神状态就从这儿(手举至头顶状)到这儿(手低至腰际)”
我:“哈哈哈等等那我呢。”
A:“你是这儿(头顶)到这儿(下巴)”
我:“我日你妈为什么啊”
A:“因为你乖啊,你又不怎么生气,一会儿就好了”
我:“我日你妈”

上课我坐A旁边,看见A精神恍惚了一整天,我看她可怜就告诉她女孩子一般都是自己和自己生气,要是真回你消息就是认输了,所以就算她不回你你也不要太着急。她大概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和B的聊天记录就是疯狂道歉表情包轰炸却收到一个摩拳擦掌的猫。
也没有如此清晰地意识到什么叫“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脑子里突然闪过,昨天ABC我一起玩的时候,A把我挂在她肩上的手拿了下来。

B是很可爱的妹子,大概是生理期情绪波动比较大,上课难受不得了来找我要止疼片,我也就懒得怪她了。至于A,下课跑人家家里道歉去了,估计过两天就没事了。

再把话题带向我自己。A对我是很重要的友人,因为第一次遇见性格(直男)、知识层面、处事方法(君子动手不动口)和互动模式(打猫架式肢体接触)如此相似的人,所以关系都是小心维护的。又想起我和其他人的关系,也是也是很少赌气冷战画三八线的。毕竟都这么大的人了,安静平和点地一起玩不好吗。虽然前面说了我不会怪B,但还是想非常不客观地提出这一点:真的朋友不会随随便便就和对方赌气。黄金法则依然适用,经期也好,水逆也好,不可以随意迁怒。大家都知道女孩子的友谊是易碎品,经不起作,还是护在手心里为好。
所以想向大家传达一个消息:生活破事多的时候,见朋友之前先整理好情绪,记得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之后他们却都留在自己身边,真好。



这次的事件也让我意识到A其实并没有我以为的那么酷,也没有我想象的懂事。至于我自己的情绪失调,暂时不想处理。明天睡醒了可能就消气了,也可能不会,总之明天再发落。

终于意识到宿敌是什么感觉。刚开始看见它就怕 吓得躲在被子里哭,到初中开始拿起武器,尽管都是我一败涂地;高中后学乖了,摸清了它的脾气,知道了哪里躲哪里挡,倒也撑得过去了;高三开始前那个暑假终于打败了它,一个月都消得没影,我闲久了竟然无聊起来,于是打开了那个黑色的本子,那些字迹就是它的爪痕。我在虚空里喊它,回来吧,没有你我都感觉没有心啦,然后被它当头一棒锤下来,随后又回到了打打闹闹的样子,一般还是它赢,不过也都是我让它的,先把肉打疼等下做作业头疼就不算什么了,有时候一个人无聊还会自己去怼它一把,真是活该。
有的时候被打狠了,还会仰天长啸我是不是个傻逼,干嘛要把它叫回来。前天洗澡还在想这些事,终于意识到大概这种关系就叫做宿敌吧,从势不两立到互相理解,这两步我都做到了,还剩什么呢?
我走出浴室,想起很久以前得到的结论:与其说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不如说它就是另一面的我自己。它和我是一体的。一种温暖的感觉在胸腔生长,在低头剪指甲的时候,我终于和自己达成了和解。

很多时候抑郁的事情都是自己故意想起来的,但原因纯粹是无聊或者是让自己暂时不去想目前这些破事,久而久之每次想起来竟像是Hello darkness my old friend,甚至置身其中有着近乎安心的熟悉感。这样说的话,伤心不应该怪我,应该怪现实太无聊或者压力大,不行还是该怪我,谁叫我受不住压力就想情感逃避呢,不对这不是我的错,也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是我的错blablabla
真麻烦,我还是继续沉溺在我理智背后的月海里好了

果然一放假就会做乱七八糟的梦
大概自从出了国 如果睡觉前看了些情绪强烈的东西 十有八九会梦到某位老大哥:) 特别是放假闲的时候
这几天放春假 昨天玩完了晶体管 深深为两位主角的关系感动 又吃了点最近跳的冷坑的文 果然睡觉又梦见他:) 昨天睡前我思考了一下漫画作品中人物表情反差对人物情感塑造的作用 大概就是诀别的时候 表情淡漠或者笑得没心没肺的人会在抱住对方趁没人看见的时候露出痛苦的表情 或者一句“So long!”潇潇洒洒走远的时候突然转过身 “我喜欢你你知道吧!” 这样的人真是可爱极了要是我的话我就ayvwhihwjnx
然后刚开始做梦就见到老哥了 (不敢直呼其名就叫他老哥好了) 虽然睡觉前根本没想到他 但可能这个影子一直在潜意识里徘徊 就像以前梦见他一样 anyway我就跟他聊聊天 来了句“我喜欢你你知道吧!” “我也喜欢你你知道吧!”
嗯???
那好呀!妈妈我终于有男朋友了!![立刻跑下楼向全世界大喊啊哈哈哈哈
虽然还有“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说”“我好久没见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些疑点 但是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 那片missing piece拼回来了 那句话叫啥 “take the thorns on my side, fix the chip on my shoulder” 感觉自己又变回了一个圆圆的球 像一只球一样享受完整的快乐
[虽然最后我们坐的航空器掉进了海里他的脸变成了塞巴斯汀卡斯提亚诺斯并且和老婆关系纠缠不清我却平和接受了绿帽和隔壁的千手观音联手以把他吓回正道的缘由用几把黑黑的四十米大刀把他扎成了串但我还是感觉像个球!我还是感觉好开心耶!]
其实要醒来我还是拒绝的 不过发现就算睁开眼睛也没有以前的失落感 这样开开心心的醒来 真是多亏了老大哥 you made my day

ps上次也梦见他成了我男朋友但是这次是第一次醒过来还能这么开心诶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