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rir

A monster of my own creation.

糟糕的日系风格尝试 惨败

把暑假的一张鱼(p3)重画了一遍 开心极了!

邪魅一笑

感觉好像哪里有点怪但是看不出来

试着定一下Mayhem的设定但是并没有成功… 还有半只狂犬?

瞎几把摸了张 试了试新的画透视的方法和最近的灵感 本渣渣竟然十分满意 于是Mayhem小宝贝诞生了 还需要一点改进 只是很高兴于是发出来

感觉最近每晚睡觉就像白嫖,很高频率梦见很愉快的事情,比如可爱的大哥哥,醒过来还不用承担后果。

然而事实是我现在根本找不到玩到一起的人啊!(不要脸)还是做梦比较开心一些,生活的调剂

姥爷的父亲有阿尔茨海默症 姥爷最近也查出早期 我的基因检测也有相关变异 虽说得不得还只是可能性 但如果最终一切都会忘掉的话 现在如此努力地抓住过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挺简单的一事儿,没啥好解释的。回忆录刚开始写的时候成天嘴里无意识地念着“爸爸爸爸”,有点瘆人,但其实是因为心上有很多关于父亲家的事要写。写回忆录的时候发现自己缺了点父爱,就记下来了,哪知道要回家了,反倒焦躁不安,因为不想见爸爸,因为在生闷气。这两个星期天天想着有个像住家爸一样的父亲是什么样,比我大一半的手,可以当大衣穿的衬衫,盘子里的东西比我的多一倍,去葬礼让我和他们坐在一起,因为“我是他家的孩子”。三年前妈让我原谅爸,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她要道歉,因为并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感觉。大概是大姨妈来了,这些事全想起来了,不禁潸然。

黑狗好久不作怪,解决一个问题又来一个,不省心。

前天梦见拼了命也要救我的陌生先生,开心

昨天晚上也是往常一样梦些稀里糊涂的东西,醒过来就懒的记住任其消失的那种,不过确实是记得梦见了老哥。很短暂,一晃眼,一个镜头那种擦肩而过,印象深刻的是就算是做梦我也下意识的过敏一样把视线转到一边。

刚才打开备忘录记下明天出门要带的东西,看见以前自己记录的关于老哥的梦,发现不是拼命解释以前的事情就是神经过敏一样躲,心神不宁。

“狭路相逢我吓到脚颤了一下 和他多隔开了几厘米 他好像注意到了 但是我们没说什么”
“[初中同学]笑着和我说 你不是对那xxx过敏吗”

明明醒着都不会感觉到什么,理智的时候把自己一层一层扒开也没发现什么,但是一做梦就会反应过激。当初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却扎根这么深。怪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