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rir

A monster of my own creation.

终于意识到宿敌是什么感觉。刚开始看见它就怕 吓得躲在被子里哭,到初中开始拿起武器,尽管都是我一败涂地;高中后学乖了,摸清了它的脾气,知道了哪里躲哪里挡,倒也撑得过去了;高三开始前那个暑假终于打败了它,一个月都消得没影,我闲久了竟然无聊起来,于是打开了那个黑色的本子,那些字迹就是它的爪痕。我在虚空里喊它,回来吧,没有你我都感觉没有心啦,然后被它当头一棒锤下来,随后又回到了打打闹闹的样子,一般还是它赢,不过也都是我让它的,先把肉打疼等下做作业头疼就不算什么了,有时候一个人无聊还会自己去怼它一把,真是活该。
有的时候被打狠了,还会仰天长啸我是不是个傻逼,干嘛要把它叫回来。前天洗澡还在想这些事,终于意识到大概这种关系就叫做宿敌吧,从势不两立到互相理解,这两步我都做到了,还剩什么呢?
我走出浴室,想起很久以前得到的结论:与其说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不如说它就是另一面的我自己。它和我是一体的。一种温暖的感觉在胸腔生长,在低头剪指甲的时候,我终于和自己达成了和解。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