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rir

A monster of my own creation.

以前写点东西 把黑狗拽出来薅一把毛就可以了 虽说老狗咬着挺疼的 但也能逼逼很久 现在和老狗和解了 写点往事反而跟切自己似的 从胸口开始往下切 还没开膛破肚就难受得停手 想想这不自己找不快吗 不写好了 可这是作业 也真是头疼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