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rir

A monster of my own creation.

昨天晚上也是往常一样梦些稀里糊涂的东西,醒过来就懒的记住任其消失的那种,不过确实是记得梦见了老哥。很短暂,一晃眼,一个镜头那种擦肩而过,印象深刻的是就算是做梦我也下意识的过敏一样把视线转到一边。

刚才打开备忘录记下明天出门要带的东西,看见以前自己记录的关于老哥的梦,发现不是拼命解释以前的事情就是神经过敏一样躲,心神不宁。

“狭路相逢我吓到脚颤了一下 和他多隔开了几厘米 他好像注意到了 但是我们没说什么”
“[初中同学]笑着和我说 你不是对那xxx过敏吗”

明明醒着都不会感觉到什么,理智的时候把自己一层一层扒开也没发现什么,但是一做梦就会反应过激。当初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却扎根这么深。怪哉。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