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rir

A monster of my own creation.

挺简单的一事儿,没啥好解释的。回忆录刚开始写的时候成天嘴里无意识地念着“爸爸爸爸”,有点瘆人,但其实是因为心上有很多关于父亲家的事要写。写回忆录的时候发现自己缺了点父爱,就记下来了,哪知道要回家了,反倒焦躁不安,因为不想见爸爸,因为在生闷气。这两个星期天天想着有个像住家爸一样的父亲是什么样,比我大一半的手,可以当大衣穿的衬衫,盘子里的东西比我的多一倍,去葬礼让我和他们坐在一起,因为“我是他家的孩子”。三年前妈让我原谅爸,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她要道歉,因为并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感觉。大概是大姨妈来了,这些事全想起来了,不禁潸然。

黑狗好久不作怪,解决一个问题又来一个,不省心。

评论

热度(3)